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6-03 16:28:45

                                                      1993年,褚健受命创办了浙大工业自动化公司,成为中控的前身。

                                                      尽管已离开牢狱3年多,“贪污罪”等罪名仍对褚健及其名下公司留下不小的烙印:褚健仅以“顾问”身份实际控制公司,其胞弟褚敏走向台前担任公司董事长;上交所科创板发审委也曾向公司发出问询:褚健的罪名是否会为中控技术后续发展造成隐患。

                                                      012年以前,褚健的人生简历堪称“开挂”。 5岁进入原浙江大学化工系工业自动化专业就读、23岁成为浙大化工生产过程自动化及仪表专业与日本京都大学首届博士联合培养第一人。1993年,褚健刚好30岁,那年他被聘为浙江大学正教授,成为浙江大学当时最年轻的正教授。 同样在1993年,褚健拿着浙江大学出具的一张20万元支票在当地注册了一家全民所有制公司,褚健将其起名“中控”,英文则是SUPCON,即super control的缩写,寓意着要做中国最好的控制系统。这家公司日后成为中控技术的前身。 2005年2月,褚健任浙江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从一名普通教师跃升为一名副厅级干部。同时他也是工业控制领域的科学家。 然而7年后,褚健的命运急转直下。2012年,中央巡视组进驻浙江大学。这期间,多封针对褚健匿名举报信出现,举报内容涉及褚健论文抄袭、贪污及转移国有资产、乱搞男女关系等。其后,中纪委驻教育部监察局调查组进驻浙大,褚健被作为重点调查对象。2013年11月,褚健被以涉嫌贪污科研经费等罪名遭逮捕,此后一直未开庭审理。 2017年1月16日,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1999年至2002年,褚健曾利用担任相关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款共计人民币238.1803万元;2012年下半年,褚健指使他人销毁浙江中控软件有限公司、杭州浙大中控自动化公司、浙江大学工业自动化工程研究中心等相关公司单位的会计账册,情节严重。 最终数罪并罚,除被追缴全部违法所得外,法院还对褚健处以3年零3个月有期徒刑,并罚款100万元。因先行羁押日期能够折抵刑期,在宣判后第三天,即2017年1月18日这天,褚健得以重获自由。

                                                      褚健到底如何“掌控”的中控技术

                                                      赵立坚:我上周已经全面阐述了中方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请你上网查阅。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英国方面称,将为持有英国海外公民护照(BNO)的香港居民提供更多居留权利。中方有何评论?

                                                      在经历3年拉锯战后,最终,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褚健被认定的罪名包括了利用相关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款罪以及指使他人销毁相关公司会计账册罪。而“侵吞国有资产”在判决书中并未出现。

                                                      【环球网综合报道】2020年6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以下为部分实录。

                                                      2002年7月9日,海纳中控与中控科技(褚健实际控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海纳中控按照1∶1.2的价格,将其所持股权以360万元的价格转让。其二,海纳中控将其持有的浙大中控自动化仪表有限公司40%的股权,按照1∶5.33的价格、以213.2万元转让给中控科技。其三,中控科技同浙大工程中心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后者以300万元低价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中控科技。

                                                      检察院在随后起诉褚健时指控,上述股权价值在转让时被严重低估,经鉴定,上述三项转让的股权在价格鉴定基准日(2003年1月22日)的价格分别为2619.23万元、519.24万元和2619.23万元。褚健利用职务便利,通过低价转让股权等手段侵吞、骗取公款,共计6579万余元。 不过,该指控刚一出炉便引起诸多争议。争议焦点在于检方采取的收益鉴定法—按照当下中控的股权价值,推算当年股权的收益到底合不合理。